你的位置:资讯中心 > 公司新闻
Company news
公司新闻
待到山花烂漫时——化州、南雄农污初步设计攻坚战纪实
2020-04-24

201912月,设计院正式启动化州、南雄PPP项目农污初步设计攻坚战。5个月后,在“万物生长,清洁明净”的晚春时节,攻坚战顺利结束。设计院共完成化州、南雄项目全部共1210个农污初步设计和南雄项目全部639个农污概算。

这是怎样的一份成绩单?它代表着总数超过10000张的农污设计图纸和超过4000页的工程概算,垒起来将超过2m;它代表着设计院全体同事的无数汗水,从院长到普通员工,从生产所到综合部,仅直接参与绘图和概算编制的一线同事就超过40人以上;它代表着漫长的5个月荏苒时光,总共超过60000个小时的工作时长,还有办公室长廊深夜依然亮起的灯光。

过去孕育着将来,此时此刻,让我们开始回顾之旅吧。

启动:敢问路在何方?

当日历翻回到201911月,化州、南雄项目推进到了关键的十字路口,都面临着一个问题:“项目农污概算总投资到底是多少?”,进而延伸到“项目总投资能否控制在可研范围以内?”。这个问题意义重大,它决定了后续项目整体推进的思路和方向,是项目公司把控整个项目的核心抓手。也正是如此,项目公司一遍遍急迫的向设计院提出解决该问题的诉求。

2019122日,设计院召开院长办公会议暨南雄、化州PPP项目工作部署会议。当李院提出开展农污攻坚战的提议时,有人担心,“这么短时间完成全部农污设计,是否目标定得太高了?”;有人顾虑,“镇区厂网采用集中突击设计可以实施,点多、面广、不确定因素众多的农污设计能否适用?”;有人存疑,“之前公司类似农污项目没有类似成功经验,这种做法是否脱离了实际?”所有的争议都是合理的,也都是自然的。

面对争议,李院力排众议,他亮出了自己的观点:一方面,设计院已于前期完成了农污设计模板,也踏勘了化州、南雄部分农污现场,都为开展农污攻坚战提供了技术准备;另一方面,希望大家保持开放的心态,按照“先试点后验证”的工作模式,打破思维定式,行不行让实践来检验。

一锤定音,在期待和怀疑中,一场农污攻坚战就此拉开序幕。

实施: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

一个好的开始,并不代表好的过程。“旅程中没有人知道你会遇见什么,这恰好也是旅行的最大意义。”

会议确定的第一批任务:年前完成化州项目200个自然村和南雄项目277条自然村,就这样在摸索尝试中实施开展,然而问题也随之接踵而来。

首先,人员不足的问题立刻摆在桌面上,经过反复沟通,设计院决定打破市政、环保两所的工作界限,对两个所的人员进行整合优化,同时要求各所负责人亲自带头绘制图纸,与基层同事一起工作在第一线,一起研究解决各种疑难杂症,共同提高工作效率。

其次,农污设计模板在应用中也开始暴露出一些事先未能预料的问题,模板需要进行完善和优化。直面问题,承认现实,是解决问题的良好开始。设计院组织召开多轮技术专题会,对设计模板进行了多次调整完善,从技术标准到经济指标,模板也从1.0版不断迭代进入2.0版、3.0版……

问题的产生和解决,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,相互依存。当第一批成果按时完成提交时,整个设计院团队明白:虽然还有不少问题,但至少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。

大家开始期待第二批、第三批成果……然而,一个意外的障碍横生枝节般的产生了。

障碍:自救者,天救之

201911月,集团公司咨询中心并入设计院统筹管理。当时,没有人知道,咨询中心将在农污攻坚战中会扮演着何种角色。

随着项目推进,项目公司对掌握农污概算数据的诉求日益强烈,特别是南雄项目公司给南雄设计组施加了巨大的压力。彼时,集团公司造价中心正在开展化州农污概算编制,而由于一系列原因,南雄农污概算编制工作却迟迟无法进入计划日程。

“竹杖芒鞋轻胜马?谁怕?”设计院过往两年“立足自己,以我为主”的工作风格再次发挥了作用。

201912月,经院领导集体讨论后,李院拍板:“南雄农污概算,我们自己来编吧!”。然而,这一次怀疑和顾虑的阻力却超过了院领导的想象,经过多次反复的思想沟通和工作动员,“先试点后验证”的工作模式再次被使用。

就这样,设计院自己的农污概算编制团队正式成立了,由新生力量姜晓负责组织,咨询中心王松负责技术,以咨询中心人员为主,市政所、环保所、综合部派人参与。整个团队,除了王松具有概算编制经验,其余人员都如同白纸一张。

紧接着,一切按照事先设定的计划前进。20191223日,设计院组织召开“PPP项目农村污水工程概算速成培训”启动仪式,1224日开展首次培训,120日在春节前结束培训。

20202月中旬,当概算团队完成的第一份农污概算模板获得造价中心刘总的认可后,大家知道,前进的障碍将开始被清除。

但是,另一个巨大的黑天鹅却已经悄悄来临。

意外:拥抱“黑天鹅”

春节期间,一场疫情,突然爆发,打乱了设计院原先所有的工作部署。

“面对疫情,怎么办?”设计院的应对策略是“及时归位,化危为机”。利用疫情防控的空窗期,各种内外部的干扰较少,让大家尽快返岗复工,调整工作节奏。

2020211日,设计院组织召开节后工作专题会。会议提出:一方面,由综合部积极落实人员返岗;另一方面,调整生产目标,优化工作节奏,将原定每人在每周3个村的工作节奏调整至每周4个村,将原定5月底完成的计划提前到4月底完成。

同时,一个大胆的方案被李院提了出来,即抽调一部分土建所、电控所的同事参与工艺设计。在大家夹杂着担心疑虑的复杂心态中,市政所张莉萍牵头组织培训,土建所陈琼和电控所的朱富兴、刘熙舜都被卷入工艺设计的洪流中来。其余土建所和电控所同事也参与到诸如现场施工服务、场址选择踏勘等原先所谓的“工艺专业”工作。大家意外的发现,原来这些工作,配合专业依然可以做得很出色。

一场意外的疫情,却也给设计院整个团队带来了“意外的收获”。所谓的专业分隔,更多的是“保守是舒适的产物”,专业界限是可以突破的。

当防疫之下的工作开展逐渐常态化,农污攻坚战也迎来了最后的“总攻”。

 

收官:行百里者,半九十。

随着疫情得到控制,项目公司的各项工作也逐渐恢复,空窗期开始关闭。

选择了开始“总攻”,却没有想到,最后一批任务会完成的如此艰难。

20204月份,伴随着持续的工作压力,疫情也放大了心理波动,不少同事选择返回家乡工作或新的开始。大家焦虑,大家抱怨,大家沉默……,存在即是合理。从院管理层到执行层,再到基层同事,大家都在一片略显沉闷的氛围中开展工作。

但是,设计院整个团队选择了坚持,无论是即将离开的同事,还是继续坚守的同事。

市政所李书韦选择了离开,但她依然坚持到了最后一刻,直到自己的生产任务全部完成并做好交接,就像她日常工作中表现得一样兢兢业业。

综合部的谢晓敏选择了坚守,作为综合部的普通文员,节后不仅承担了新增的行政工作,还独立完成了49个自然村的概算编制,背后的付出可想而知。

20204月底,整个化州、南雄农污攻坚战即将阶段性的结束。

一个新的征途即将开始。

回顾与展望:路就在脚下

随着农污攻坚战的顺利完成,意味着化州、南雄项目全部(镇区和农村)的初步设计和概算成果已展现在面前,将为后续项目公司推进包括项目融资、施工分包等具体工作提供了重要依据和抓手,是项目实施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。

然而,面对着这样一份成绩单,设计院也依然要保持着一份清醒。初步设计和概算成果依然有待验证和完善,后续的工作依然繁重,从施工图设计到竣工图编制,从设计交底到施工服务,面临的不确定性更多,工作体量和难度将丝毫不逊于本次的攻坚战。

回顾这一路,设计院整个团队,有压力,有动力,有抱怨,有理解,有不满,有包容,有郁闷,有喜悦,有愤怒,有沉默…………所有人的心态都是多样的,也都是合理的。

无论如何,路,依旧在脚下。

 

结语

这轮攻坚战过程中有许多争议,也有很多的不足。但有些理念,或许会像种子一样开始生根发芽,“在开放中讨论,在包容中合作,在痛苦中成长,在质疑中推进,在实践中验证。”

一切,让时间来检验吧!

无论是继续留在岗位,还是选择重新开始,无论过程中是欢心喜悦,还是不满愤怒,都希望如一句日本箴言:“你翻过的每座高墙,都将成为你今后人生的盾牌”,因为,我们亲身经历了。

谨以此文,记录和感谢设计院的所有同事。

友情链接:
邮箱:mail@sinovast.com
集团总机:020-87600488

扫一扫二维码
关注华浩官网